虽然暴涨的股价与东方通信的经营业绩严重背离,但是丝毫不能撼动它2019年首只10倍股的地位!

鉴于公司未能针对阿才是否达到绩效奖金发放标准进行举证,因此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。顺德法院依据此前公司与阿才约定的绩效考核奖金计算标准,认定被告应支付给原告2017年度绩效考核奖金为178800元(360000元÷12个月×10个月×0.596)。